…被停职,但学生还是输了……学术学位研究生女博士毕业论文_网…(被停职还会恢复职位嘛)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益美传媒(id:yeemedia)
本文转载已获授权,
其它账号转载请联系原账号。
1月16日,11位自称为华中农业大学动物y养系黄某若教授课题组的成员在知乎、微博等网络平台发文,共同实名举报自己的导师存在学术造假等多种不端行为。
这份题为《联合实名举报211高校华中农业大学动物y养系黄某若教授学术造假行为》的pdf长达129页,其中正文125页。
举报材料条理清晰、证据详实,直指黄教授频繁指示学生在科研实验中进行数据篡改、重复使用、编造数据。
除此之外,黄教授还被指有压榨学生、期刊乱著名、抄书等有违师德的行为。

1月18日,黄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举报不实,还辩解道“有人带头、胁迫”。
然而打脸来得迅速。
就在昨天凌晨,华中农业大学发布通报,证实举报基本属实。
目前,黄教授已因学术不端被停职,且要接受全面调查。

此事件告一段落,但这11名学生的未来让人无比担忧。
因为站出来举报自己的导师,意味着他们的研究课题、成果全部作废,意味着他们拿不到学位,意味着自毁前程。
因此,所谓的“胜利”并不可喜,这只能证明举报学术腐败渠道之狭窄以及代价之高。
而此事件热度如此之高,也是因为中国学生苦“学术土皇帝”久矣!

恶人被惩治是罪有应得,真正让人心疼的是背后无数个被无良导师欺压过的学子。
01
举报之初他们就已经输了
从结果看,这11名学生好像赢了。
但很多人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
难道学生只能用自毁的方式反映自己遭遇的不公对待吗?
《新京报》如此评论此次事件:
“从举报材料不难看出,黄某某的学术不端行为,其实有一个长时间的积累,也长期处于‘失查’的状态。
可以设想的是,如果常态化的监督、纠偏机制完备的话,学生本不必冒着如此风险,学术不端也不至于累积到这个体量。
当学生以巨大的勇气、决绝的方式站出来,或许也说明了某种无奈:
若不是以这种烈度极高、极富戏剧性的检举方式,问题就难以得到有效的解决。”
也正如《光明网》所评:
学校监督机制健全,学生不必如此悲壮!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对抗中,牺牲最多的莫过于其中的一位在读博士生。
2014年,他以超一本线50分的优异成绩考入华中农大。
保研、升博,转眼已是10年。
更让人心酸的是,他家境贫寒,靠实打实的成绩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举报,意味着6年努力全部白费。
他说:
“我比任何人都明白博士学位对我的重要性,几个月后我就能带着近在咫尺的博士名头离开这个让我深感厌恶的地方。
我也知道,当我做出这个决定之时,6月毕业对我而言已经遥不可及。
但,总有人要做一些看起来很蠢但是正确的事情吧。
只能跟本科阶段在楼道里背书的自己说声对不起了。
如果就这样听之任之,今后不知还会有多少人要在这种黑暗的地方浪费青春,难以想象以后还会有多少有志青年会和我们一样深受其害,磨灭掉对科研的热忱与期望。
我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称道的地方,那就用这仅剩的一腔孤勇,大不了放弃这个学位,少几个受害者也未尝不可。”

面对这样的发言,我们当然可以称之为“高尚”、“大义”。
但,我们也得记得:
这些,本不应该让学生们承担!
这几天,很多人说我们的社会需要这样的勇敢者。
但益美君想说:
任何时候,让学生冲在前头,已是最大的悲哀!
02
黄教授代表的是一个群体
不止一次告诫考研大学生:
“考研之后,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环节——选导师。
选对导师飞黄腾达,选不对有可能一命呜呼。”
“一命呜呼”?
这么说是不是过了?
联想到那些自杀的研究生,就知道他暗指的就是“黄教授”这一类只知道压榨学生的无良导师。
知乎上有个问题:
那么多硕博学生被导师逼死,他们为什么不寻求其他方式解决问题?
除了前面提到的,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
导师对学生的压榨往往是无形的。

一位匿名网友答道:
“你以为的导师对学生的压榨是:
天天打骂学生?人格侮辱?性骚扰?
实际上,绝大多数导师对学生的压榨是:
你 我干干这个事,很简单的;
你这论文不行,自己想想哪里不行;
你这星期给我读完这些论文(无法完成的量);
项目如果不行的话,你要继续做(不给你毕业签字);
我的指标是多少,你没达到,好好想想自己的问题;
毕业论文不行,自己改,就这水平不要说是我的学生;
这数据不行,你看看你师兄怎么处理的(暗示作假);
学校给你们的工资,大家先打到我的账户上,然后我发给大家(实际不会发);
这实验材料自己去借。
重压之下,你会不断地自我反思、自我贬低。
直到要做毕业论文,你才发现你给他做的边缘事太多,甚至都
…被停职,但学生还是输了……学术学位研究生女博士毕业论文_网…(被停职还会恢复职位嘛)插图
没法接受正常的科研训练。
你的论文写不出来,你的材料不足,你的实验结果一团糟,而此时的你只会怀疑都是自己问题。”
很多被导师逼死的学生,往往到最后都会怀疑是自己能力不行。
即使意识到了,很多人也无法自救,他们甚至清醒地看着自己被压死却无可奈何。
这就是pua。
另一位匿名网友说:
“越是变态的导师越喜欢招家庭背景不好的孩子。
这类孩子往往要强、偏执、自卑、敏感。
他们被pua之后只会自己一个人生闷气,不会告诉家里人。
因为家里人 不上任何忙,因为拿不到文凭他就没了出路。”
巧合的是,黄教授也是这样做的。

普通人家的孩子没有那么多心思,他们只想专心念书,拿个文凭,找个好工作。
然而,部分所谓的“学术大佬”像吸血鬼一样疯狂地吸取着他们的价值。
储殷教授曾经谈过导师与研究生之间的微妙关系:
“以前,硕导对研究生的掌控力太强,有很多很不合理的地方。
现在学生可以抗议,可以提意见,但当学生跟导师闹起来的时候,出事的还是学生。
因为无论如何,导师不点头,学生无法毕业。
地位的巨大差距,使得一个导师可以把他的学生折腾得很惨。”
黄教授不是个例,他代表的是一个群体。
正因此,“黄教授们”才会让人如此深恶痛绝。
03
永远记得对pua说“不!”
无论如何,此次举报事件给广大学生及家长提了个醒:
“小镇做题家们”是世界上最温良的群体,但在面对精神打压时,他们也是最容易沉默的那部分人。
他们心中有理想,有担当,对自己有着极高的要求,对未来有着强烈的憧憬。
但,这也恰恰是他们的软肋。
其实无论是在高校,还是在职场,人渣无处不在,pua无处不在。
学会应对这些,也是一门人生必修课。
所以务必记得:
成绩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身心健康。
学位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活得开心。
前途也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坚信自己是一个优秀的人。
最后,益美君想对那些无良导师说:
趁早收起你们那套不入流的做派。
多做实事,少玩套路。
因为黄教授绝不会是最后一个被全网讨伐的人。
澳门妈阁轻轨站附近都有什么好吃好玩的,今天一条视频告诉你!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