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民国时期的“小升初”考生们为上名校也得挤破头,难度堪比考研(回民国家)

又是一年家长焦头烂额时,2018 年小升初即将进入录取的紧张时期。无数家长吐槽 ” 心真累 “,从拼孩子到拼爹,哪一个角色都不轻松。殊不知,在 ” 尊师重教 ” 的中国,升学一直是一个让人十分纠结的事情。让我们穿越到八十多年前,看看民国时期的 ” 小升初 ” 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考生们有没有为上名校而挤破头?

△ 1930 年 2 月 6 日,湖南《大公报》头版挤满了招生广告。
招 150 人,一下子来了 2000 多
在我们想象中,民国时期的 ” 小升初 ” 是这样的,没什么像样的考试,只要被老师看上,就可以轻轻松松入学了,似乎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现实情况却是这样的,民国小升初的入学考试不但非常正规,而且还有面试。如果想上名校,简直堪比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没有点本事还真过不去。
现在资讯渠道多,家长们可以从许多地方获取小升初的信息。而在资讯不发达的民国,” 小升初 ” 的信息只能依赖报纸。从 1920 年代开始,每到招生季(民国中学每年春、秋开学前两季招生),招生广告就铺天盖地来了。特别是 1930 年以后,正是长沙私立中学鼎盛的时期,名牌私立中学纷纷出现,在全省乃至全国都很有影响,他们的广告密密麻麻挤满了湖南大公报的头版。
学校打广告多,招生标准却一点也不会降低。各个学校都是单独录取单独招生,由于考生多,选择余地宽,所以竞争非常激烈。1943 年湖南一中学暑期招生,即使在战时,也约有 1000 多人报考,只收 2 个班 100 人,有些未被录取但又上
…回民国时期的“小升初”考生们为上名校也得挤破头,难度堪比考研(回民国家)插图
学迫切的学生,学校为了满足他们的要求,办了个特别班,有 50 多人入学,给他们补课,为来年正式升入初中打下基础。
位于衡阳的私立成章中学(今衡阳市第八中学),是当地的名校,招生极严,坚持以考试成绩为准,一次招不满则招第二次。该校毕业生谭家健回忆说,全市中学都是单独招生,不兴走后门。
湖南省立一中(今长沙市一中),是湖南省第一所省立中学,也是中国中学分高、初两级的开始。因为是公立中学,收费低于其他私立学校,竞争更加激烈。1912 年 5 月 12 日开学时,招收高小毕业生 150 名,一下子来了 2000 多人报名。名校嘛,就是这么牛,历来如此。
对于报考的学生,还有一个事情让他们十分困扰,就是高小毕业证书。许多学校的招生简章上明文规定,报考者必须有高小毕业资格。一名学生感慨道:没有证件真让人煎熬,真不明白,既然学校有入学考试,为什么还要证件?有些学生为了取得录取资格,就伪造小学毕业证件,希望蒙混过关。上海教育局曾经通报过一个案例,湖北省立第三中学新生赵嘉舟,该生 1927 年初级小学毕业,那时候他才 11 岁,证书上的信息都是涂改的,与原案不符。
小升初入学考试题堪比研究生题目
让如今学生备受折磨的入学考试,民国学生同样躲不过去。
成章中学的入学考试包括以下科目:国文、外国语、算学、常识、测验心理、测验口问及身体检查。竟然还有心理测试,现在的学生恐怕要庆幸了。
湖南省立一中校友甘融回忆,他是从湘阴官立高等小学毕业以后来报考的。当时的考场在贡院优级师范校舍,第一场考国文,题目是 ” 民国成立,百端待理,教育与实业,应以何者为重要策 “,如今看起来作为研究生题目也不为过;第二场,考史地、算术理科。开榜时,甘融第四名,第一名是毛泽东。
笔试之后还有面试。妙高峰中学的曾楚樵回忆,1935 年春天,他考上了妙高峰初中。面试那天,他非常紧张地等候在校长室门外。轮到他进去的时候,只见一位理着平头,穿着整洁的中山服,留着浅浅的略有点花白的一字须的老先生正端坐办公桌前。鞠躬行礼后,他打量了一下,大约见 ” 我五官还算端正,举止不失端庄,并不提问,只是操着浓重的平江口音平静地说:你的作文成绩是可以的,算数差一点,以后要努力啊!然后示意我出去,我一块石头落了地,认定自己已经被正式录取了 “。这位主持面试的老先生就是妙高峰中学的校长方克刚。
民国时候,名校校长也常常被人巴结。湖南省立第六中学(今邵阳市第一中学),报考者众多,个别官僚子弟也有说情者。校长张干立下两个规矩:考前不拆阅外来信件,不会见外来宾客。有一次,原邵阳县田粮处长的儿子,报考六中落榜,要求照顾录取,张校长不同意。当时田粮处长是个肥缺,很吃得开,该处长也十分嚣张,扬言要将县政府拨给六中教职员工的俸谷指定到离县城最远的山上去领。但是张校长仍然不同意录取,最后多方进言,只准旁听一期,不予承认学籍。民国中学竞争激烈可见一斑。
收费高,贫穷家庭负担不起
民国时,不但初中难考,即使考上,也不是普通人家能负担得起。
大部分中学生来自富裕家庭。文学家夏丏尊指出,教育的等级与财产的等级是一致的。小学以穿着破鞋拖着鼻涕的穷人家孩子为多,到了中学,家境贫困者基本无门,因为中学生每年至少花 200 元的学费,不是贫穷家庭能够负担。
上世纪 30 年代,曾经对上海中学生家长的职业进行过统计,大部分学生来源于 ” 商 ” 的家庭,其次则是学、政,工农的学生只占 10%。特别是女子中学,由于传统观念的影响,能够进入中学的女子较少,富裕家庭的居多。
雅礼中学作为教会学校,收费很高,大约每学期需要银洋 100 元左右,因此学生大都是富家子弟或名流后代。学生都是寄宿,食堂可以自己花钱加菜,衣着方面,冬季穿呢制服,夏季穿自制服,平时都穿皮鞋。位于茶陵的湖南省立第二中学,多数学生家庭条件优越,不仅在校外租住民宅,且带有厨师,女生均乘轿来校。
国立学校,经费由国库开支,学生负担轻,即使这样,来源于工农家庭的仍然不多。我们看看湖南省立第一中学 1937 年在校学生家庭成分统计表,405 人中,来源于 ” 学 ” 的为 155 人,” 商 ” 的 87 人,” 政 ” 的 38 人,” 军 ” 的 9 人,” 医 ” 的 4 人,” 交通 ” 的 3 人,” 工农 ” 只有 109 人。
由于录取率低,花费巨大,中学生人数不高。教育家舒新城说,我国人口与中等学生比,最高额为 864 人中有一个中学生,而欧美则是每 20 个有一个中学生,在民国能进入中学接受完整教育实属不易。
在民国,如果你上初中了,那么恭喜你已成为知识分子。
参考资料:《湖南近现代名校史料》,湖南省教育史志编纂委员会编
《长沙百年名校》,陈先枢编纂
《民国时期中学生生活研究(1912 — 1937)》,刘京京
《清末民初时期长沙的教育》,陶旅枫
文章来源:潇湘晨报,记者储文静,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