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革未至终章锚定智能化教学新生态,深耕职业教育考研_网易订阅(变革之力成就未来)

每经记者:杨卉 每经编辑:董兴生

百年川大的人文环境,再加上与同窗的“擦皮鞋”邀约,开启了易定宏的校园创业之路,也为他日后走上职业教育道路打下了重要基础。2001年初,32岁的易定宏从任教的大学辞职,赴北京创业,成立了 教育。通过拓展线下门店,逐步将其发展为国内职业教育赛道的龙头企业。
作为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92级校友、 教育创始人,易定宏将参加10月27日至29日在成都举行的四川大学校友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大会。大会以“科技创新和科技成果转化同时发力”为主题,由中国上市公司协会、成都高新区管理委员会为指导单位,由四川大学校友总会主办、每日经济新闻作为主办媒体,四川大学全球校友创业家联合会为承办单位,五粮液为大会独家合作伙伴。
届时,四川大学校领导、成都高新区管理委员会领导、四川大学两院院士及杰出教授、四川大学校友企业家、四川大学全球创联代表等400人将齐聚一堂,共话“校地企”高质量发展,推动国内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和人才链深度融合,促进我国的科技创新和科技成果转化。
回顾过往,坚持线下门店直营、注重创新和师资水平成为 教育站稳脚跟的关键。放眼未来,职业教育企业在应对行业竞争加剧的同时,还需面对来自人工智能的“内卷”。在大会即将举行之际,《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专访 教育创始人易定宏,听他讲述由教转商,深耕职业教育的经历与未来谋变之路。
忆川大求学岁月:在“擦皮鞋之邀”和包容的人文环境中萌生经营意识
1994年,易定宏从川大研究生毕业,步入社会之初,并没有打算从商,尽管他在学校里做过不少生意。
回顾在川大求学的日子,易定宏仍感触颇深,多次提及四川大学丰富的人文精神对其人生的塑造与启发。
“川大的人文环境很开放,无论是学术环境还是营商环境都很自由,激发了我的商业灵感,开创了我的第一份事业,也可能是终生的事业。”不过,尽管环境足够开放包容,但最终让易定宏下定决心在校园创业的,还是一位家境不宽裕的同窗发出的一起擦皮鞋赚钱的邀请。
“他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我是比较迟疑的。毕竟那时候大学生是社会上所谓的‘天之骄子’,要去擦皮鞋还真有点转不过弯来。”虽然没能一起擦皮鞋,但同学的邀约给易定宏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我要想个办法让他赚到钱,把学费交出来”。
下定创业决心的易定宏,决定做开学季学生用品的生意。在商店还未遍布的年代,易定宏和同学们找到生产商,通过团委、学生会或是凭借学生证将货物赊账带回,再卖给学生赚取差价。靠着少见的校园营商意识和一股“闯劲”,易定宏赚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此后不久,他又在一次偶然的闲逛中巧遇一家因转换场所而处理大量进口磁盘的企业。意识到商机后,易定宏买下了全部磁盘,“垄断”了四川大学的磁盘生意。

易定宏 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至于真正接触到他为之奋斗多年的教育赛道,则是在迈进川大的第二年。1993年,易定宏正准备从成都回湖南过假期,在火车站台的电线杆上看到一则出售考研教材的广告。灵光一现,他在心里琢磨:“如果考研用过的书也可以卖,那学生报考时的招生简章、做过的试卷、用过的习题册等对考生有助益的资料,是不是同样有市场?”
有了初步规划,易定宏回到学校征得校方同意后,在川大创办了高等教育咨询部门,为有考研究生或博士生意愿的学生做升学咨询,也为其后来从任教的大学辞职赴北京闯荡职业教育埋下了伏笔。
1994年从川大研究生毕业后,易定宏到广东财经大学从教。进入21世纪后,社会经济快速发展,也涌现出一批快速发展的企业和创业人士。再三思索后,易定宏决定“下海”,并于2001年从任教的大学辞职来到北京,从“老本行”入手,创办了大型职业教育培训机构——北京 宏阳教育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教育”)。
品创业酸甜:拥有超1300家线下自营门店,疫情时一度认为只能撑三个月
2004年, 教育在北京成功开了两家培训班,次年就成为北京职业教育行业的“龙头”。回忆起这段经历,易定宏直言:“其实最初体系也不算大,但整个行业的标准算是我们制定的,也确实做出了可复制的商业模式。”
2006年
…变革未至终章锚定智能化教学新生态,深耕职业教育考研_网易订阅(变革之力成就未来)插图
之后, 教育开始向广东发展线下门店并快速扩张。然而,次年下旬,易定宏叫停了奔跑中的 教育。
“我怕质量无法保证。”
易定宏透露,当时,由于线下门店扩张过快,短时间内公司师资水平无法匹配,只好暂停。此后,公司花了半年时间来培养教师。有充分的师资力量在手后,2008年, 教育再次开始快速扩张,并在2014年前后完成了线下门店在全国省会城市及核心地级市的铺排,开始向县城扩张。

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易定宏介绍, 教育主营业务为职业教育,目前已成为职业教育领跑者,三大核心业务体系分别为招录培训、学历培训以及职业能力培训;主要用户群体为成年人及大学毕业生。线下门店在1300家至1500家左右,均为公司直营,其中部分门店无交付能力(交付能力指店内授课或组织学生自习)。
从交付模式来看,此前, 教育主要盈利模式为线下面授。易定宏介绍,目前,除了线下门店, 教育还同时发展线上业务,根据消费者需求匹配模式,收取不同费用。
企业做大后, 教育开始触摸资本市场。2011年, 教育完成股份制改造,次年启动ipo。几经波折后,2014年7月, 教育转战新三板并成功挂牌。不过,由于彼时新三板市场交易量低迷, 教育的交易并不算活跃。此后几年, 教育还尝试了借壳上市和转战港交所,试图向二级市场进发。
2019年9月4日, 教育宣布以7.5亿元收购山鼎设计(现 山鼎 300492.sz,股价62.83元,市值88.27亿元)2496万股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及实控人。今年7月31日, 山鼎发布公告称,计划拓展职教业务。
从收购山鼎设计股份,到 山鼎切入职业教育,易定宏和教培行业走过了疫情影响下的三年,从未经历过负增长的 教育也一度面临着生存困境。“2020年前几个月特别难,我们坚持不减员不减薪,一个月花出去几个亿,一分钱(盈利)都没有,下面门店都关门了。”易定宏在心里盘算,按照当时的情境,公司最多能撑三个月。

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转机来得不快,但恰到好处。恰好过了三个月左右,2020年初,疫情对教培行业的影响明显削弱, 教育顺利蹚过了危机。而今回头看,易定宏觉得,疫情带来的不只是伤害,在只能线上交付的日子里,教培机构的互联网业务得以快速发展,公司管理体系的互联网化也有了长足进步。
除了行业互联网化,疫情期间,教培行业还出现了一些并购和抄底。话至此处,易定宏也表示,确实看到有上市公司并购教育企业,但大部分不太成功。“在我看来,不成功的原因有几点,首先做教育的企业,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被并购。就算整合,教育学是以团队为核心的人力密集型和智力密集型企业,一旦并购对赌完成,队伍可能就散了。因此并购者获得的价值有限,要并购教育企业还需谨慎。”
此外,易定宏还提到,虽然不少投资人认为教育行业是门槛较低的行业,但正因门槛低,竞争也分外激烈,作为先交费后交付产品,对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和品牌影响力要求极高。
望未来之路:锚定智能化教学新生态,深耕职业教育
如果说疫情期间职业赛道的“卷”,是大量企业进入导致的行业竞争加剧,是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卷”,那么,今年以来的情况就更为严峻——还需同人工智能“卷”。
今年7月,网易 发布国内首个教育垂直大模型“子曰”;8月24日,好未来官宣上线自研的数学领域千亿级大模型“mathgpt”,计算能力覆盖小学、初中、高中数学题目;9月2日,作业 正式发布自研“银河大模型”;科大讯飞也明确将通用ai大模型的能力推向学习机等产品……
与“钱途”尚不明晰的生成式大模型相比,教育俨然成为行业模型最好的商业化场景之一。idc数据显示,2023年,教育学习场景市场规模将达到1102亿美元,同比增长4.2%;预计2024年同比增长9.6%、2027年市场规模将超过1500亿美元。
尽管职业教育的客群略有差异,但万变不离其宗,在线上教育渐成趋势的背景下,教育终端领域无疑将进一步走向个性化和增值化。根据相关数据,预计到2027年,超过90%的教育学习终端将搭载ai相关功能。

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未来,批改作业是不是可以全部由ai进行?包括后续出题(教材研发),甚至一些老师是不是可以被ai代替?”对于人工智能的应用趋势,易定宏有自己清晰的判断和节奏。
易定宏介绍,公司早已成立专门的ai团队,在持续研发教学场景应用,并融合到 教育的产品中。在他看来,人工智能对教培行业的影响是革命性的,人工智能将赋能职业教育的“课程、课堂、评价”智能化改革,形成教育新生态。易定宏说:“ 教育一定是深耕职业教育,在保持招录培训优势的同时,逐步做好学历培训、职业能力培训业务,比如医疗、考研等其他职业教育板块,并进一步实现‘产教融合’。”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