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一年,回头再谈北京大学中文系考研与超越考研(时隔一年我又回来了 说说)

于是,一年的北大中文系便生涯过去了。其实又哪里只是中文系,我去上了哲学系朱良志老师的美学课,蹭了他的签名书与合影,下学期他便退休了不教了,我有幸上了他最后一节课。陈嘉映讲历史的讲座、泊星地廉价而可品的当日咖啡、一塔湖图的三位一体学习节奏、与各系强大的师兄师姐相互的讨教(比各校副教授强)、18个左右的食堂游走、静园旁紫藤萝下思考柏拉图、捧着一本普鲁斯特或海子去听听车槿山或胡续东、甚至说见见奇葩者如余秀华……当然,我首先是一名北大中文系的学生。很幸运,我考上了中文系比较文学研究所并通过面试而调剂到了兄弟教研室文艺理论中的文艺美学方向——学硕。时隔一年,再过一个多月,师弟师妹都要来了,谈考研经验的义务与权利似乎应当交 给他们了。可每星期还是有数不清的来自全国各地的孩子会来向我询问各式各样有关北大中文系特别是考研考博方面的问题。我便依然觉得我的幸运与我的机遇使我有责任有使命来重新谈一谈北大中文系考研,还有更重要的,超越考研方面的问题。假使有这个可能的话。毕竟,考研不是保研,大多数人还是会被隔绝在保研的道路上,而只有通过自己考研的拼搏才能有机会触碰天下第一系。1. 那么接着上句,第一点重要的便来了,那就是不要被自己戴着现实主义面具的理想主义、浪漫主义所蒙蔽了双眼。要做也学做一个戴着理想主义、浪漫主义面具的现实主义者吧。一个人有才华有能力有本事,那ta在北大中文系与在其它地方学习与生活真的可以完全一样,毫无必要考研拿学位上天下第一系进北大图书馆听数不清的世界级讲座与课程和理解你的人朝夕相处?“人性的,太人性的”,这样斯多葛型的唯意志论被现在的流行观念常识性地称之为“现实”,殊不知这世界上最好骗的是你自己,最不好骗的也是你自己。当你为了一点点比北大奖学金还少的工资而做体力活浪费自己青春的时候,你还能理解黑格尔的绝对精神吗?当你觉得自己不可能考上北大的时候,又是否反躬自问自己那点少得可怜的努力如果都能配得上北大中文系的校徽,那这里还值得你来吗,这里的人和思想还值得你用一生去沉浸吗?想要考研,想要去最好的学校最好的专业接受最好的教育,就一定要像路飞、鸣人一样怀揣着可笑的理想,用自己实实在在的血肉去争取。这样争取过来的东西,至少是完完全全你自己的,也是你绝对不会失望的东西。2. 看清了前路的艰辛与奋斗的值得之后,便可以从本体论转向方法论了。首先还不是读书、思考、写作、对话,而是身体。存在即思维。每天拿出半小时来跑步,做最经济的锻炼方式。除了大姨妈期间可以反躬自省沉潜心
时隔一年,回头再谈北京大学中文系考研与超越考研(时隔一年我又回来了 说说)插图
境之外,其它日子必须每天跑步。这是身体,这也更其是意志是精神。只有保持一个良好的身心状态,你才能释放出自己每天吸收的身心垃圾,更好地去拥抱新一天的成长。不出一个月,你会发现,原来每半个月你自己的身体和精神都在真正的成长,这是基本的逻辑与基础。3. 思维即存在,然后我们谈认识论。做人文学术,切忌舍本逐末,放弃了本质而咬着现象的尾巴转着悖论的圈,到头来什么也得不到。读书与思考最重要的莫过于两点:一、经典;二、通点。何为经典似乎不必多说,研究人文,不论你多立足当代还是多喜欢某个环节,你必须以经典为起码的灵魂。到了考研后期,时间逐渐迫切起来。但事实上要挤还是会少,少看一集剧、少逛一次街、少买一件衣服、少吃一份甜点、少玩一盘游戏、少约一个炮、少参加一场活动……把握好节奏跑跑步,在阅读思考与写作考研教材的时候不忘了自己为什么要考研,回归经典,从经典中汲取最强大的最永恒的能给你一辈子力量的愉悦与品质,你才能不忘初心,善始善终。而所谓的通点也是人文之道的应有之义,文学历史哲学乃至于社会科学都要旁敲侧击以求小有通融。4. 那么这样说来,读、思、写、言、行之道似乎还是最应该谈一谈的,这也是本体论、认识论、方法论与价值论在辩证逻辑中统一的正道。很多东西我感觉在前此的日记乃至一些广播里已经谈过了,但是思不厌精,多谈、好好谈总胜于不谈、胡乱谈。心态一定要把握好,再大地才情再好的条件我也是见过,你难道比田晓菲更有际遇比张沛更能博识?不可能!最重要的,即便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也永远是两三个好的学习方法加上一天天几十天上白天上千天不懈的奋斗与努力。“贵有恒何必三更眠五更起,最无益只怕一日曝十日寒”。谁没有爆发力,谁没有小聪明,可走到最后的,永远只能坚持下来的人,是为真的猛士。好了,我不列数字5了,突然不想列了。方法固然也重要,下面老生常谈讲讲简单的我粗浅理解的一些读书之法。文学阅读当以最经典的作品为本,而历史、哲学乃至社科则不是以审美体悟,所以要更其灵活。历史阅读建议以当代大家的通史和前四史为准,而后从再从自己感兴趣的角度切入。前四史为中国人的历史记忆的基础之基础,而当代学人的通史尤其是外国史和中国古代史则是一个学人文之士的学识大启蒙。初习历史就连读房龙、易中天也是可行的。但当以稗官野史者为小,而正史信史态度的历史为大。哲学阅读更加困难,给大家一个非常可怕的忠告:慎读经典。本科生除了开外挂外一般哲学思维训练得并不充分,轻易步入哲学殿堂只会让自己晕头转向甚至最终失去对哲学的兴趣或走歪了哲学思考的道路。这里我就拉拉仇恨好了,千万不要以为读读毛姆、木心、德波顿这样的民哲就以为自己神通广大可以傲视哲学了。最伟大的西方哲学经典如《形而上学》、《人性论》、《精神现象学》、《权力意志》、《存在与时间》等,对其做或审美或简单化的阅读永远只能是跳跃性地自欺欺人。甚于一开始读罗素《西方哲学史》也是过于急功近利过于盲目了。个人还是建议从赵敦华、邓晓芒、斯通普夫、希尔贝克、所罗门等基本哲学史或哲学理论。对于学文学的来说《苏菲的世界》和周国平的《尼采:在世界的转折点》也不妨一读。读社科的套路大致相似,而又可以适当抱着学术性的态度阅读与欣赏《菊与刀》、《乌合之众》、《梦的解析》、《逃避自由》等。至于中国哲学则仍应以易孔孟老庄等诸子著作的学术版经典为阅读矢的,也就是杨伯峻、陈鼓应、高亨的那些繁体字版。另外冯友兰、汤用彤、梁簌溟、胡适的也适当结合着看。对于上述人文社科,我不过是旁涉杂学而已,我是文学专业的,我必须用相对精通文学经典为本,然后在文学之广度的逍遥中不流于虚无,潜入历史之深度,超升哲学之高度,是为我的求学筚路蓝缕。存在与思维当立足于存在的思维、思维的存在。卖弄卖弄最近读的黑格尔,再小谈文学阅读及考研及超越考研。文学是人学,人性的一切都在这里被鲁迅和陀思妥耶夫斯基所揭露,最美的最丑的最善的最痛的,悲剧与喜剧的人生,所有的所有你都会在雨果、曹雪芹、波德莱尔、钱钟书、塞万提斯里看得清清楚楚入木三分。读文学一定要读经典,但是卡尔维诺也没有骗你,经典不可能在年纪轻轻时读完,木心倒是骗你的,谁让他是诗人呢,诗人爱骗人,大一点的诗人尤其如此。那么要不受骗,你就必须读文学史、文学理论、文学批评等。要考上研,你更其要读。强化强的,补好弱的,不要欺骗自己,多琢磨琢磨历年真题,这永远都不为过。翻真题前最后多读读导师们的代表作,翻真题后还要再翻翻导师们的论文,万变不离其宗,老师就这几个,出的题目也无非是他们的最爱或最热。比如文艺美学的王岳川老师爱问后现代之后的问题,你就结合他的著作谈谈正道沧桑的人间。又比如比较文学的老师们重视文心雕龙、李白杜甫,你多背多理解肯定一击毙命。这些都是简单的比如,搞人文要整个人入乎其中、出乎其外方为境界。以经典为脊梁,以老师们的著述为自己的招数,以自省、自否定、反思自己的错误与优势进而完善自己为练功的不二法门,以坊间流行的基本教材为血肉皮毛来适应冬夏气候,你离北大中文系也就一步之遥了。说永远比做简单,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多读之后,多思之后,也要多做题。做了题自己有习惯性,最好让学友或师长耐心 你看看,如果你一心向学,能够做到热爱人文学术胜过热爱名利虚荣,那么全世界的力量也便都会站在你这里 助你这位牧羊少年少女了。考研路上有痛苦无数,凡不能杀死你的都会使你更强。没心没肺的快乐是简单的,有心有肺要快乐就很难了,其中必定经受着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磨炼。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沉下心来好好对待自己热爱的东西,自己的一辈子才真正地没有白活。自己去旅行,去和天下能人交流,去观众生观天地,才能够吸取更多营养而释放更多做人的幸福与通透。老子与庄子也是看透人间才提倡“无”的,“无为而无不为”。人首先有冲创意志,其次在命运的笼罩下认识到自己的自由并努力去实现自己的自由,这才是真正的热爱生命,真正的现实主义也是真正的罗曼·罗兰意义上的英雄主义。此刻的夏天,我跑好步洗好冷水澡写着文章吹着空调感到有些冷,我穿上了那件“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北大中文系系衫。我爱抽烟爱喝酒爱女人,但我分主次,我有对我欲望的把握,那不是禁欲主义也不是享乐主义,我在写完这篇东西之后依然要去写论文、学几门外语、练吉他、读《战争与和平》与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人贵自省,如果有要去创造去成就去学习去体验去尝试万事万物与最好的东西的想法,那就去做。我们都是人,我们都可以做到的。要考研北京大学中文系已经不是为了考研而考研,而是为了一个自己明白的更好更真更清楚更不后悔的生活而考研,是为超越考研。我的身边有数不清的好海归坏海归——学士、硕士、博士,社科、理科、工科,好学校坏学校,好工作坏工作,一辈子心心念念的工作的人,但他们都通过考研而重新开启了自己的学习与人文之道。来到了未名湖畔,来到了百年中文,只为了实现心中的信念与人生的向往。哪里都有好东西与好人,哪里都有坏东西与坏人,北大中文既然是人间那就亦不例外。但是这里有人间更多更大更美的海阔天空,这里有无限的视野与空间乃至时间等待着有识之人去开拓,这里有我最热爱的天下第一系,这里有胸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事开太平”的大师与莘莘学子。人与人的区别,不仅在于知与不知,也在于做与不做,这区别有时很大,有时又很小。时隔仅仅一年,我的兢兢业业好像也换来了应得的收割。燕园情,千千结,我是个有北大情结的学子,这或许在很多人看来都极为愚蠢,而学中文这样的无用之大用的学问更会招致无数的误解与嘘声。那么人活着究竟怎样才算是更好呢?怎样都算是一样好吗?“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尤未悔。”我读书思考写作去了。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