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研究生带母上学,两月后自缢,死前发问知识能改变命运吗(2009年研究生录取人数)

你也许听说过有人想不开跳河自杀的,上吊自杀的,喝药自杀的,等等各种自杀,但是你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成年人会蹲在半米高的水轮头,用毛巾上吊自杀的。
但凡有一点点求生的欲望,这种悲剧就不会发生。
或许你会想这个自杀的主人公没有什么知识文化一时想不开,钻进了死胡同。
可事情的结果却恰恰相反。
这位自杀的主人公是在校女研究生,曾经还考上过公务员,西北大学都曾向她伸出橄榄枝。
她在临死之前发出最后的疑问:“知识真的能改变命运?”
她是谁?她的家人如何面对她的死亡?她又为何一步步走向死亡的边缘?

一、父亲去世,母亲重视弟弟
她叫杨元元,1979年出生于湖北宜章市,父亲是高才生曾经毕业北京化工大学,在兵工厂担任工程师,她的母亲望瑞玲则做起了职业家庭主妇。
一时之间家庭过得红红火火,变成左邻右舍羡慕的对象。
尤其望瑞玲比较争气,在生下杨元元不久,又生下
2009年研究生带母上学,两月后自缢,死前发问知识能改变命运吗(2009年研究生录取人数)插图
来一个儿子杨平平。
之所以长女取名杨元元,儿子取名杨平平还有不小的寓意。
“元”意味着钱。
“平平”意味着不求大富大贵,万事顺利,只求一切平平安安。
从这个名字就可以看出杨元元的父母对于弟弟杨平平的“私心”。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就在杨元元家庭过得越来越好的时候,1985年她的父亲患上肝癌,花光所有的家庭积累,几个月就撒手人寰,留下孤儿寡母相依为命,那时候的杨元元年仅6岁。
由于母亲望瑞玲此前在家里做的是家庭主妇,没有什么社会技能,再加上本身没有什么学历,外出就业到处碰壁。
好不容易找到一份看大门的工作,勉强维持家庭的开支。
俗话说得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
尽管杨元元的父亲去世得早,没有来得及教育自己的子女,可是聪明的基因依然传承到自己的子女身上。
有一年杨元元还差点获得“市级三好学生”的荣誉,结果因为有些人找关系,将杨元元的荣誉“搬运”到自己子女的名下。
由此可见杨元元的学习能力还是非常棒,但也因此在杨元元心中留下了一个阴影,萌生一个想法。
她要学习法律专业,举起法律的武器, 助弱小,扫平一切不平等的对待。

1998年杨元元第一次参加高考,就考出了高出一本100多分的优异成绩,她心目中的志向是大连海事学院法律系。
正当她在准备为梦想起航,欢呼鼓舞的时候,母亲望瑞玲给她交了一盆冷水。
望瑞玲的解释是学习法律不能赚到大钱,纠纷太多,并且离家乡湖北太远,不仅不能照顾家庭,就光每次来回坐车的费用都是一种浪费。
杨元元听完母亲的解释,极力的表达自己从事法律的愿望,并且读大学能够勤工俭学, 助家里减轻负担。
可是不管杨元元如何跟母亲做思想工作,她的母亲就是不答应杨元元去大连海事学院学习法律专业。
根据事后杨元元的表妹的回答:姑妈(望瑞玲)非让杨元元填报武汉大学,并且是经济系,能够赚大钱。
而就在2001年杨元元的弟弟则根据自己喜爱选择了并不这么赚钱的环境科学专业,望瑞玲的本人则敲锣打鼓到处炫耀,自己的儿子如何如何。

二、望瑞玲丢掉工作,再次向女儿下手
胳臂终究拗不过的大腿,杨元元遵循母亲的想法选择武汉大学,好在武汉大学是一个双一流的大学,各种师资能力,教学力量也是非常棒。
可是马上烦恼就来了,望瑞玲在工厂守大门的平均工资只有215元,哪里能够承担的起高额的大学学费。
杨元元只能通过贷款解决学费问题,平时有空隙时间就去做兼职,打临时工,赚取自己的学费跟生活费。
可以说杨元元在学校的一切金钱负担都自己解决了,几乎没有靠望瑞玲的 助。
或许在一般人看来既要赚钱交学费,还要照顾家庭,学习成绩肯定不好。
可事情的结果是杨元元在学校不仅担任了班干部,还入了党员,是老师和同学们用来举例子的对象。
杨元元的坚强、好学、有上进心感染了每一个同学,她本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可是命运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流氓,再次把自己魔手伸向杨元元。

在杨元元大三那年,望瑞玲所在的工厂需要搬迁,工人需要自掏腰包赎买房子,费用要3.5万元。
这3.5万元如果杨元元的父亲在世那还能搞定,可惜的是杨元元的父亲已经去世多年,杨元元的母亲望瑞玲要抚养两个小孩,原本守大门的工资已经捉襟见肘,哪里还有这3.5万元来买房子。
但是不买房子就要去老厂区工作,望瑞玲拉不下面子,她总是嫌弃老厂区不好。
于是望瑞玲一拍脑袋就把工作辞掉了,没再去找工作赚钱养育这对儿女,而是打起了子女的主意。
刚开始望瑞玲还纠结是投奔儿子杨平平,还是女儿杨元元?
后面她寻思女儿本身年纪就大,过几年就该谈婚论嫁,迟早是泼出去的水。
并且在望瑞玲心里还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她想跟女儿杨元元挤在一个学校宿舍,好节省一笔所谓的开支。
没有人知道望瑞玲是通过什么样的程序睡在杨元元的床铺,也没有知道学校的床铺大概只有1.2米宽,两个成年人睡在上面是一种什么的滋味。
只是从今往后那些原本宿舍的欢声笑语都不见了,没有人愿意宿舍里面多了一个这也要管,那也要管的老妈子。
杨元元宿舍的同学都纷纷跟学校反应调离了,去了新的寝室,而后面加入宿舍又会重蹈覆辙,于是原本开心活泼的杨元元变得孤僻起来了。
宿舍李某对于杨元元是这样评价:“元元没有男朋友,有点孤僻,不会诉苦,很要强,想着赚大钱,当大老板,当然这样愿望可能是她母亲的。”
而根据杨元元的弟弟杨平平的回忆:“30岁的杨元元跟母亲望瑞玲共用一个手机,没有任何私人空间可言。”并且发现只要有望瑞玲出现的地方杨元元就很少跟外界沟通。
如果望瑞玲只是不顾杨元元的感受硬生生挤上学校的床铺,那是接下来一番操作简直是把杨元元的生活当成儿戏。

三、杨元元毕业选择工作,望瑞玲插手
由于望瑞玲的到来,引起杨元元宿舍的舍友不满,纷纷搬离了宿舍,无可奈何之下杨元元只好向武汉大学特别申请一个单间。
武汉大学的学校领导了解杨元元家庭的特殊情况,破格为她准备一个单间,化解她的存在尴尬。
而望瑞玲或许能够理解女儿在学校的心酸,在宿舍稳定下来之后,开始在校内卖起茶叶蛋,一时之间生活也过得不差。
杨元元这段时间忙坏了,一边要顾着自己学业,一边要赚取学杂费,还要照顾自己母亲跟弟弟。好不容易熬到大学毕业又出事了。
原来是杨元元此前贷款学费还没有还清,学校的毕业证书无法发放,杨元元也没有办法找到心仪的工作。
没有正规的毕业证书,杨元元只能去当讲师、做推销,摆地摊,直到2007年杨元元毕业整整五年之后才还清贷款拿到毕业证书。
或许有人会说杨元元贷款为什么还了这么长时间,因为杨元元还要负责弟弟杨平平的学杂费。
尽管杨元元没有正规毕业证书,但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

杨元元有五次逆天改命的机会,可惜都被母亲望瑞玲给夭折了。
第一次机会,杨元元被北大法学院录取为硕士研究生,本该是杨元元再一次圆法律梦想的机会。
可是望瑞玲说:“有本事你就去考一个免费的学校,自己家里没有闲钱供杨元元读书,劝杨元元断了读书的念头。”
哪里是没有钱读书,望瑞玲是要把钱留着给儿子杨平平。
若干年以后杨平平考上北大,望瑞玲直言:“砸锅卖铁都要送杨平平读书。”
杨元元望着3万元北大法律学院的学费再次听从母亲的安排。
第二次机会是收到西北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这次杨元元学聪明了提前买了火车票,却被望瑞玲发现把杨元元的火车票退掉。
并说收到的西北大学录取通知是骗子发过来骗钱的。
第三次跟第四次机会很相似,杨元元收到湖北跟广西两地公务员录取的机会。
望瑞玲听到是公务员而且是相对落后县城公务员,又“ 助”杨元元拒绝公务员的机会。
望瑞玲声称自己是农村出来的,就算在武汉扫大街,摆地摊,也不想回到农村,当公务员没有意思。
第五次机会,杨元元收到浙江义乌一家工厂当会计的机会,这是望瑞玲更加看不起的存在。
望瑞玲直言杨元元去了浙江义乌就当没有她这个女儿,一个大学生进工厂太给自己丢脸。
就这样杨元元的整整五次机会都被望瑞玲以各种各样的理解拒绝。

四、杨元元入学上海海事大学,望瑞玲再次打起歪主意
在五次机会全部被望瑞玲剥夺的情况下杨元元开始尝试自主创业,可是创业哪里有这么简单。
创业需要资金,需要人脉,需要懂市场,需要过硬的技术,这些杨元元都不是强项,好不容易存了几千块钱,做自己最擅长的工作,写文字,办杂志社。
结果是经营管理不善,连本钱都亏进去,气的杨元元都说不出话来。
有武汉大学的同学看到杨元元的这番遭遇,想 助杨元元。
可是杨元元个性比较强,不愿意开口求助,只想着凭借自己本事闯出一番天地。
等到杨元元有时间准备考研时,她那些同学已经在大企业,大公司站稳脚跟,拿着望瑞玲羡慕的大收入。
所幸的是杨元元再次凭借自己能力在2009年考上了上海海事大学公费研究生,至于望瑞玲这次为什么没有阻止,原因是望瑞玲多年在上海有一段工作的经历,有想当上海人的情结。
原本杨元元终于可以摆脱望瑞玲的“魔掌”,不料望瑞玲还是不肯去找工作,她赖上杨元元,非要跟杨元元去上海。

杨平平知道这种情况,就去劝母亲跟自己去北京,毕竟姐姐已经照顾母亲这么多年,怎么说都应该轮到自己照顾了。
谁知望瑞玲反手就拒绝儿子的请求,并对杨平平说:“不用你操心,我跟你姐姐过得很好,相处的很融洽,再加上我自己也喜欢上海。”
杨平平见无法说动母亲也不再要求,可事情哪里有望瑞玲说的轻松。
由于望瑞玲来到上海后,为了节省钱,依然跟自己女儿一起住宿舍。
先不说杨元元自己内心的感受,就连上海海事大学就没有惯着望瑞玲。
杨元元的舍友把望瑞玲住在宿舍反映到了学校领导,学校领导经过研究决定不能因为个人原因耽误其他同学的休息,让望瑞玲搬出宿舍。
杨元元知道这种情况就想着跟武汉大学一样,特殊申请一个单间,但是在上海寸土寸金的地方,单间哪里是这么好申请的,于是再次遭到学校拒绝。
出于人性化的考虑,2009年11月20日,学校的体育老师经过多番打听 助望瑞玲找到一个450元的单间,23日就可以入住,还自己掏腰包给了半年的房租费,并且学校还给望瑞玲提供月薪320元的岗位。
可以说学校已经做到仁至义尽,这样也能够让杨元元安心的读书,将来有出息。
哪知道450元的房租对于望瑞玲来说还是觉得太贵了,她一心只想着住学校的免费宿舍。

五、杨元元之死
过了几天还没有拿到单间的钥匙,望瑞玲凑合在宾馆住了一晚花了130元,心如刀割,一夜都在想着花了这么多钱,睡不安稳。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望瑞玲就退房,在当时上海夜间最低气温只有4度的学校电影院座椅上坐了一个晚上。
杨元元知道母亲这种举动后,自责自己无能,读了这么多么年不能改变命运。
23日望瑞玲终于拿到单间的钥匙,可是打开房间一看只是一个土胚房,里面连床都没有,晚上在水泥地板上睡觉,这一睡就是两个晚上。
25日杨元元一反常态,打算找学校“麻烦”,找学校领导再次说明原因安排自己母亲住单间的请求。
到了11月26日,望瑞玲在学校等着杨元元吃早餐,一直等到学校的早餐店不再有人进来,还不见杨元元的踪迹。
望瑞玲心想杨元元是不是去出租房找自己去了,结果望瑞玲又返回出租房依然不见杨元元的踪迹。
这时望瑞玲在心里引起一股不详的念头,女儿杨元元可能遭遇到了特殊情况,她连忙赶到女生宿舍请求宿舍管理员打开女儿的房间查看详情,结果遭到宿舍管理员的拒绝。
望瑞玲自我安慰杨元元可能去教室上课,没有去食堂就餐,就离开宿舍楼,去街上买点床上用品。
还没有挑选好床上用品,望瑞玲接到一个电话,里面传来杨元元的噩耗。

等待杨元元被发现在宿舍自缢已经是上午9点15分,距离望瑞玲7点20分第一次去宿舍找杨元元已经过去两个小时。
事后望瑞玲跟周围的人说:“宿舍管理人员玩忽职守,歧视农村人,不肯打开宿舍检查,导致杨元元错过最佳抢救时间。”
一时之间上海海事学校被千夫所指,网友纷纷责骂,学校太过于冷酷无情。
而望瑞玲则忙着利用舆论向学校索要35万的赔偿,根据她自己打算,拿到钱后可以从35万中拿出30万给自己儿子杨平平作为买房子用,剩下的5万留着自己养老。
如果杨元元泉下有知,知道望瑞玲这种分配方式,会不会嫌自己死的太晚。
经过多番协商望瑞玲拿到16万元,此时距离杨元元去世已经过去整整19天,在拿到钱那刻杨元元才被火化。
天妒英才,一个本该有着美好未来的杨元元从此在世界上消失。

结语
都说“知识能够改变命运”,“知识能够引领未来”,可是再强的知识也敌不过一个病态的原生家庭。
望瑞玲原本因为丈夫过早去世是一个可怜之人,可是她万万不该在丢掉工作之后开始依赖还在上大学的女儿,把一切家庭负担丢给自己女儿。这不仅耽搁了女儿的前途,还导致女儿越来越绝望,以至于最后自杀。
究其原因,望瑞玲一方面重男轻女,只愿意把好的给儿子。
另一方面望瑞玲目光短浅,看不到女儿的努力以及未来的成就,只会埋怨女儿一时的选择,导致杨元元在母亲的不断pua中,也对学习、对未来感到绝望,以至于认为自己学了那么多知识是没用的。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