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象为女博士,事后将其留校任教研究生博士生哲学系安徽大学…(女朋友是博士该放弃吗)

4月24日,晚上10点零6分。
已是入夜之时,每家每户都准备洗洗睡了。
可东大马院院长袁某红,此时却按捺不住荡漾的春心,顶着像熊猫眼一样的黑眼圈,颤抖着白天拿 的双手,在手机图片里,
…对象为女博士,事后将其留校任教研究生博士生哲学系安徽大学…(女朋友是博士该放弃吗)插图
美滋滋选中了一张女性裸臀的照片。
很快,他所在的332名成员工作群里,突然热闹得像炸开了锅。
一切都是因为他滴溜一下,手滑发出去的这张不雅照片。

手滑也就算了,他还不熟悉社交通讯软件的使用功能,把本应迅速撤回的图片,硬生生操作成了删除。
这一举傻憨憨的可爱动作,掩了自己的耳,也惊动了别人的铃。
照片发到群里后,有人用微信功能拍了拍他;
有人艾特他,想提醒他;
有人在群里面打出他的名字,呼唤他。
然而,袁院长却躲在自家被窝里暗自庆幸:
“幸好刚才删除得快!吓死宝宝了。”
遗憾的是,这张从他手里发出来的不雅照片,以及聊天记录截图,在第二天,早已疯狂传遍网络。

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
只可惜,为时已晚。
东南大学发出了通报,对他进行了免职处理。

并且借由他的前车之鉴,警告全校教职工,要恪守师风师德。
作为昔日马院的院长,搞思想教育和玩哲学的一把手,此时俨然成了一部反面教材,被学校拿来以儆效尤。
而他的大名,也从学校官网的校领导队伍里被撤下。

这位来自南京大学哲学系的博士生,东大的博士生导师,首席教授,副厅级部长,几十年的努力,一夜之间付诸东流。

如果说,他发送这张不雅照片的时候,手滑了,不懂操作,只是偶然,
那他骨子里与生俱来的风流本性,丧失一个师者的道德尊严,缺乏对教书育人的强烈信念感,则让这一切变成了必然。

事发后,东大马院的院内论坛里,一片哗然。
很多对袁某红比较熟悉的学生们,在上面发帖,评论,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其中一位知情人爆料,袁某红所带的女研究生,“都跟他有点那啥(男女关系)”。
有个男研究生,也是在袁某红门下,但因为不被袁某红待见,生怕自己几年苦读下来,最后可能毕不了业。
权衡之下,在研一那年,他只好又重新考了安徽大学的研究生。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