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自习室暑假爆满花钱买学习氛围,这个生意能火多久考研…(大学生自习室)

交汇点新闻开设的“首页看点”栏目,每天通过关键词,为您推荐最及时的新闻资讯、最重要的热点事件、最值得铭记的人和事。今天,我们推荐的关键词——付费自习室。
每天早上9点多,扬州大学广陵学院毕业生王思仪都会准时来到位于南京大行宫地铁站附近的一家自习室进行自习:一个简单的格子间,一张安静的书桌,将蒸腾的暑气、喧嚣的闹市“屏蔽”在外。

只需支付一杯奶茶的费用,就可以在城市一角待上一整天。进入暑期以来,付费自习室成了不少上班族和学生们备考、充电的“刚需”场所,一些门店甚至还出现了一座难求的情况。城市青年的学习热情与天气一样“火热”。自“面世”以来,付费自习室新店不断涌入市场,背后动力是什么,前景如何?记者在南京进行了探访调查。
学习“旺季”,座位需提前预约
扫码、打开小程序、找到预约界面签到、点击“开门”按钮……15日上午9点半,按照南京壹心空间沉浸自习室公众号上的流程指引,无需任何交流,记者便自动解锁进门。映入眼帘的,是明亮的独立隔间,书桌、台灯、插座等均为“标配”,10多名自习者已开始学习,不少人座位上还贴着当天的学习安排表。

进门的左手边是茶水间,各式花茶、咖啡、方糖等免费提供,茶水间旁的一面墙上,贴满了五颜六色的心愿贴。“拆下肋骨,燃给理想主义!”“教师资格证,拿下!”“早日成为优秀的心理咨询师!”“南大文学院冲鸭!”……笔触或稚嫩或遒劲,承载的都是饱满的希望。
在这里,考证考研的自习者占多数。王思仪的目标是再战考研,她的家距离自习室不过数百米,但在自习室学习效率比家里高出不少,“有时我学到一半玩起手机,但看到左右两边的同学都在认真备考,我就会赶紧放下手机。”坐在自习室的“景观区”,王思仪对面是落地大窗,俯瞰城市景色,“累了就抬头看看远方。”每天傍晚回家时,王思仪都不忘拍下一张窗外风景,“镜头下的每一张落日、晚霞,都记录了我的努力。”
夜幕降临后,灯火通明的自习室里,多了不少上班族。晚上8点,位于大行宫的“三条锦鲤自习室”内,25岁的银行职员杨帆正在备考金融英语考试。这几个月来,杨帆每天下班吃完饭后,就骑着单车来到自习室,学习到凌晨1点多,再回住处睡觉,第二天早晨8点又准时起床上班。
杨帆的毅力,让自习室的经营者罗先生也分外感慨。他告诉记者,这家店的顾客有四成是上班族,“对于他们来说,时间是很宝贵的。图书馆虽然免费,但是开放时间相对短,不像在自习室能学到深夜。我们这边会免费提供一些学习资料和网课视频。”在这里,杨帆认识了两个志同道合的考友,做题时有时会一起讨论,“并肩战斗的感觉挺好,有点重回校园的感觉。”
记者在探店中了解到,自习室大多位于人流量较大的地区,藏身于写字楼,内部分为很多区域,如可使用电脑的“键盘区”、低分贝或者零分贝的“静音区”,带大窗户的“景观座”、带帘子的“小黑屋”等,普遍有储物柜、茶饮、打印等配置和服务,日平均费用在20元至30元之间,较高档的自习室有充眠休息舱、夏日淋浴间等。
7月份开始,进入付费自习室的旺季,在美团、大众点评等网站上搜索自习室,不少自习室都需要提前预约。记者尝试电话预约位于雨花区的两家自习室,却发现周末都
…付费自习室暑假爆满花钱买学习氛围,这个生意能火多久考研…(大学生自习室)插图
已经满员。

根据美团数据显示,今年7月以来至今,江苏省用户在美团上搜索“自习室”服务的次数同比增长141%,我省自习室的线上订单量增速排名全国第一,年同比增幅达108.2%,其中南京市位列订单量最多的城市第六位,订单前五的城市分别是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和成都。江苏自习室线上消费用户中,25岁以下年轻人的占比最高,达40.4%,而“最爱学习”的省内城市分别是南京、苏州、徐州、淮安和无锡。
不仅是考试刚需,有望成为新生活方式
对一些人来说付费自习室还挺“新鲜”,但实际上,业内一般将2019年称为付费自习室的“元年”。悄然出现的城市自习室,在疫情后更出现了井喷趋势。
“考公”“考研”“考编”热潮给付费自习室送上了第一把薪火。2019年,南书房自习室的经营者唐塘和3个小伙伴在南京江宁区开了团队的首家自习室。唐塘说,团队小伙伴王亮在接上考研培训班的妻子下课时,发现有很多人留在教室里不走,接着看书复习,“能不能给这些人一个学习空间呢?”王亮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唐塘后,两人查阅了公开数据,发现每年考研、考公的人数都在不断上升,“报考教师资格证、司法考试、注册会计师等证书的人数也在增加,越来越多的人希望提升自我,这个趋势短期内肯定不会变。”
在调研上海等地共享自习室的经营状况和运营模式后,唐塘他们投资了8万元开出第一家自习室,在大半年后就成功实现盈利,“当时,我们租下了地铁站附近一家写字楼的办公室,将240平米的空间改造为复式格局,一层作为公共就餐区和休息区、讨论区。面积较大、隔音良好的二层,分割为4个独立房间。每个房间安排了大约10个座位。”唐塘告诉记者,3年过去,南书房自习室已经开到了第四家,旺季时一家店单月能盈利数万元,这在“微利”的自习室行业算是相当不错的成绩了。
南京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陈杰分析,付费自习室的兴起,背后是社会真实需求的推动,“就业竞争加剧,各用人单位的要求‘水涨船高’,大家面临自我提高的压力,考研、考证等成为职场竞争的砝码。”陈杰说,当然这种需求也与新生代自身特点有关,他们对学习空间的质量要求较高,愿意花钱购买安静的空间和氛围。
开办自习室的这些年,唐塘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大多数人都是图个学习氛围,“不过也确实有人想逃避一些压力,好些小姐姐小哥哥说,父母总是时不时进他们房间问问这、摸摸那,让他们感觉‘窒息’,没有隐私和自由。我们今年在两个店新推出的‘隐私帘’装置,特别受欢迎。”

在自习室的许多会员中,让罗先生印象最深的是那些考试“上岸”后依然选择留下的顾客。罗先生说,上半年有个女孩考上了南师大研究生,回来又办了年卡,因为几个月的复习备考,让她养成了学习充电的习惯,“她说几天不来看书,就好像缺了什么,不想出去闲逛了,来这里就觉得很安心、很舒服。”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院长邓晶教授认为,付费自习室属于新业态,但并不属于新需求,这和过去学校图书馆排长龙一样,是社会学习需求的外溢,“当学校、图书馆等公共场所因为疫情等各种原因不能满足社会需求时,市场很快弥补了这种需要。”
随着学习型城市的建设,各地推出了形式多样的城市书房,很多自习室的创业者表示,免费的图书馆和付费的自习室完全可以实现互相结合或补充,满足不同层次的用户需求,“我出差的时候会专门去一些城市书房看看。我发现书房的环境和设施普遍都很好,但是有些书房没人气,资源被浪费了。能不能给书房里开辟一块自习室的空间,让共享自习室入驻,通过自习室来运维这些闲置的座位,提供给有需要学习的人和群体呢?”同为南书房自习室的创业者,王亮表示,“我们也希望赋予共享自习室更多文化特质,将其打造成一种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和互动空间。”
同质化严重,“自习室+”模式难寻
尽管旺季正火,但创业者都认为,付费自习室其实早已不是创业“蓝海”。
一边是竞争对手不断“退场”,一边是网红新店不断涌入,南京读角兽自习室运营负责人林易鸣感受到了竞争的残酷,“原来这栋楼最多有4家自习室,现在只剩我们一家了。”
租一间房,布置一些桌凳,低门槛的创业模式让创业者一股脑儿涌入。从网店的评论来看,消费者也是货比三家,“场地太小”“桌上有头发丝”“隔音一言难尽,卫生间冲水声此起彼伏”“插座有电流声”“键盘区闷闷的,闻到邻座的螺蛳粉味。”哪怕是不少店提供的1元体验价,消费者也并不买账。

“如今,自习室行业已经开始优胜劣汰了。”林易鸣告诉记者,自习室不是暴利行业,配合用户需求变化来持久提供所需要的氛围,这是很耗费精力的事情。记者了解到,不少共享自习室正试图向多功能方向进行转型,将咖啡馆、文创、娱乐等商业性元素融入其中,探寻“自习室+”模式。林易鸣认为,“短期内会吸引用户尝鲜,但难以沉淀稳定的用户,如果没有客流,反而增加附带投资。”
他所运营的自习室主打两种套餐,月卡459元,半年卡1899元,平均下来一天10元。“考虑到顾客的消费承载能力,3年才调整了一次价格。” 林易鸣说,“遇到淡季时,自习室运营可以用‘惨淡’来形容,空座率极高,每月会亏掉上千至上万元。难以维持收支平衡。”他也尝试做社群运营来增加用户黏性,但是不少顾客考试结束后就离开了,稳定的老客还是少数。
和林易鸣一样,南京壹心空间沉浸自习室负责人崔朕铭有同样的忧虑,“6月前的淡季时最多只有三五个人来自习,亏损的利润只能靠旺季来平衡。”他在全国共开设了10家共享自习室,其中南京有7家,“南京是科教名城,学生基数也很大。”
崔朕铭坦言,自习室行业盈利模式单一,行业平均水平是2年回本,成本控制好且运营好的一年也可以回本。但如果资源利用不够,很容易微利或者亏损,“让自习室实现盈利的密码是让座位高效流动起来,未来我们将增设私密包间,满足顾客会议、交流、面试、网课多种需求。”

正因为经营模式简单,经营者更不能当“甩手掌柜”,开业后如何进阶优化商业模式,在大浪淘沙的市场竞争中生存下来,是从业者共同面临的挑战。
生意做出了规模后,唐塘也面临了各种各样的诱惑,“有些培训机构或者企业,想租我们的包间和会议室,做培训或者开会用,我们担心影响自习室环境的安静有序,都忍痛拒绝了。”小伙伴们正努力探索和拓展其他的盈利模式。“我们发现很多考证的上班族或者考研二战、三战群体,他们希望能得到一些培训的答疑和点拨。但是大部分培训机构为了多赚钱,卖的都是体量大的培训班课程,我们很希望能成为一个沟通培训机构和考生的桥梁,让两者匹配各自需求,实现双赢。”此外,唐塘发现,自习室里学习的孩子很多都是“00后”,“有些人踏入社会后,第一份工作只干了两三个月,最长半年就辞职了,就为了专心考研或者考公。这对企业,对个人来讲,其实都是很不利的。”由于有团队成员此前有从事人力资源管理工作的经验,他们想为自习室里的一些待业群体提供就业咨询和指导,或 他们寻找兼职机会。
唐塘觉得,“对于经营者,还是要对接社群,将精力放在对不同人群的人性化服务,这或许是未来的竞争力所在”。“在保证硬件过关的基础上,付费自习室必须针对不同消费群体的需求,提供更加特色化、差异化的多元服务,考虑与不同类型的社会机构合作,形成热烈的学习氛围,保证稳定的流量,才能长远发展。”陈杰说,作为新兴业态,付费自习室也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相关部门需要合理引导、适度监管,让这个行业更加规范化发展,营造健康有序的市场环境,维护好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樊玉立 张宣 田墨池 杨频萍
实习生 陈舒怡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京ICP备18012533号-378